r 个人主页

易思琪

取消 私信

雅礼雨花中学

年级:初二

班级:1502

个人介绍

易思琪
平均星级:

有爷爷陪伴滋味长 【原】


清淡的、酸苦的、辛辣的……爷爷陪伴我的日子长,那滋味也多有不同。

爷爷年轻时是军人。他体格十分健壮,说话时总是中气十足的样子,眼神尖利。

在我幼时,父母外出工作,照顾我的工作便由爷爷奶奶接管。那时爷爷还刚从军队退役,从妈妈怀里接过我时,我被那巨大的力道抱得大哭起来,妈妈尴尬地从爷爷怀里又把我抱回来,他也是满脸不自然。

奶奶腿脚不太方便,照顾我的任务几乎全压在爷爷身上了。

记得那一次,他高大的身体系着粉色的围裙挤在狭小的厨房里,冷着脸又一本正经做菜的样子,奶奶也忍俊不禁。菜端上桌,那是一碗青黄相间的糊状物,不记得那是用什么做的了,只依稀记得那又苦又酸的味道。

爷爷,这什么啊?真难吃。我扁着嘴,眉毛纠在一起,不满的喊道。

他眼睛一鼓:有吃的就行,小孩子这么挑剔,当年我当兵的时候还没这么好的东西吃呢,都是你那爸妈给你惯的,哎,真是……”她气愤极了的时候,嘴里直飞出唾沫星子。

后来,爷爷的菜,味道与日俱增。我开始喜欢上爷爷的菜。他越做越熟悉,越做越自然,菜也越来越好吃;我每日最期待的就是那一桌子冒着香的饭菜。他坐在一旁,看着我一口一口,吃着饭菜,偶尔拾起筷子夹一点儿蔬菜,更多时候啜一两口面前放着的一大杯黄色、有点混浊的水——爷爷有些风湿病,是他当兵时落下的,又因为他过于节俭,家里人只得让他喝些黄水。据爷爷说那是一种补品,详细的一些事现在也确凿没记住些。

爷爷常端那一个老旧的保温杯,里面该是装着那黄水,有时在散步时,或是什么闲暇的时间,点着那杯子和我说:

你啊,别老跟你那爸妈学,别挑这个,挑那里,我这杯子用这么久,也没见它坏掉,你爸妈还叫我去治那啥病,你看,我没去,现在不也好好的……”

他的眼神依旧干硬,可不知为何,我看着他不再高大,而是日渐佝偻的身影,只觉得心中泛酸。

那一日,对街的公园郁金香开了,看着都是一阵香甜的味道,妈妈和奶奶去看花,爷爷固执地:不去。那有啥好看?我便也在家里陪着她。我坐在电视机前,他坐在我旁边。当我说饿了,他起身给我找吃的时,我才发现了不对劲:

他的背佝偻着,不像平时直挺挺的,一只手背在腰后,一只手支在大腿上,微微曲着漆,走时双腿有些发颤。

我起身,走到他身边,望向他,竟发现那平时红涨的脸显得有些苍白。

爷爷,你怎么啦?我问他,向他凑了凑。

——没有,他朝我挥了挥手。你快坐回去,等会给你拿吃的来。

我想去给他拿那黄水来,他平时喝那水时没这种奇怪的表现。他的保温杯常放在饭桌的西北角。我跑去拿他的杯子,回到客厅时他还找我——手中拿了几个袋子。

看见我,他朝我招了招手,眼中已有些怒气;末了,眼中的怒意消失了——他或许看见了什么。见她不生气了,我朝他走去,他把手中提着的吃的给我,又问:

刚刚去哪了?我找你呢。

我把手中的杯子递给他,不知道那时他眼中闪过的光代表什么,不记得了。

只记得,杯子里没水了,他又颤颤地走进厨房。我跟在后面进去了。

他从橱柜里拿出了几袋白色的颗粒物,往杯子里倒了一些开水,又用勺从袋里挖了些,洒进开水里,开始喝了起来。他转身,看见了我,好像吃了一惊,又转回去,给我也倒了一杯,顿了顿,又加了些凉水进去,递给我。

你喝点,对身体好咧……”

我喝了一口那黄水,是甜的——那只是糖水罢了。

甜味一丝丝在嘴里蔓延开。是啊,那只是糖水罢了。心中的酸涩也蔓延开来……


发布
意见反馈
确定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