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 个人主页

彭联联

取消 私信

明达中学

年级:初一

班级:1603

个人介绍

彭联联
平均星级:

《我与地坛》读书交流分享 【原】

       作者:明达中学初中部1602 廖嘉颖

 

       用轮椅碾压四季,用心言说地久天长,笔画中容纳生活难以触及的地方,在那里回忆、怀念、恐惧、想象、渴望、筑梦,逐梦……荒藤老树,晚风朗月,晨露暮霭,遍地的树影,漫天的星光,窸窸窣窣的蛐蛐,南飞北归的雁,都成了他“扶轮问路”、琢磨生命灰飞烟灭的魔镜。他——史铁生。

 

       写母爱。却不愿“爱”字,生怕此“爱”不及对母亲的难诉深情。文字平静,读起来令人伤感。写早逝的母亲,只谈那颗无法接近的“合欢树”,只说:“有过我车澈的地方也都有过母亲的脚印。”可我却开始遥望那棵树,想细察车澈里,母爱的印痕。言语中表露出无限平淡与爱恋。

 

       写自己失落。说如何向往“脚踩在软软的草地上的感觉,”回忆“想走到哪儿,就走到哪儿”的自由,想象着“踢一颗路边石子”的感觉……那种穿透文字的渴望,让谁又敢忽视上帝赋予的一切健全与健康?

 

       带着孩子般的好奇,走向童真童趣,以哲人的敏感敏锐,探索宇宙洪荒,追问“我”的起源。他比一般人走得更深更远,我们向往自由,寻找解脱,追求极乐,他却在追问:极乐有没有穷尽?思索要是不再有渴望、期盼和理想,那还是否为乐?

 

       有时,他的笔跟着思绪游离飞扬,信马由缰、一会儿雾里看花,一会儿浪迹天涯。也正是因为如此的放荡不羁,某些地方,比如那“好运设计”一章,稍显拖沓、琐碎、冗长。不过我在想,一个连设计来生这般事也琢磨得津津有味,兴趣盎然的人,我还是否有资格去评价他走世界看世界悟世界的方法?

 

       或许正因躯体被固定在轮椅中,所以他才以超常的维度和细腻,调用起感觉、嗅觉、味觉、听觉与视觉,全方位的融入纷杂的世界。他的心魂不仅“常在黑夜出行”,而且恣意在狂野天空,他站在死里看生,活在生里看死。他突破了时间,僭越了习惯。

 

       岁月更迭,他把自己写进地坛,其遭遇令人叹息,与此相比,着实感叹:自己又何有他那千分之一的定力,及淡视一切的勇气,自愧不如,回想自己尚有健全的身体,美好的家庭,即使努力体味《我与地坛》中隐晦的文字,但却仍未感受其之意韵,也无法理解史铁生之内心,毕竟我未经历过,毕竟我们涉世尚浅,毕竟我们生活于快乐之中,就因如此,我们既有如此美好之条件又何有脸面不努力?

 

       他的笔,我的心。相差数年再度,别有滋味……

发布
意见反馈
确定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