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详情
叙事
邓弈嫱 岳麓一小 小六
泛白的发丝
Jan 28, 2017 8:46:00 PM

泛白的发丝

学校:长沙市岳麓区第一小学

班级:六(3)班

姓名:邓弈嫱

邮编:410000

指导老师:谢维

联系电话:15874863088

有一种爱,迟了就无法再来;有一种情,走了就无法追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记忆在喧嚣里低头不语,沉默在黑夜里与日光交替。亲情一直承载着我,风里来,云里去,残缺的岁月总有一段距离,那段距离,装满了沉甸甸的母爱。

曾经,我们因为无知而不懂得回报父母的爱,总是用稚嫩、天真的玩笑,让岁月加快了他的脚步;而长大后,我们却因面子而羞于表达,总是用不切实际的想法,来覆盖心中的惭愧。此时的惭愧,勾起了那段亲情的回忆。

 夜已经深了,即使再深再黑,也抵不住月光的皎洁,大地上仿佛撒满了银光,路旁漆黑的树丛,都显得闪闪发亮。我骑着车,往着家的方向,心中满是喜悦。刚参加完同学的生日派对,竟还可以收到礼物,心中快乐久久消散不去。

正在猜测妈妈是否已经熟睡,不知不觉中已到了家。原准备进家门的我,在看见门口那盏微弱的灯时,我放慢了脚步;在推开那扇掩住的门时,我却再也不敢迈出一步——冷冷清清的家,桌上整整齐齐的饭碗,独自在沙发上织毛衣的妈妈,眼前的一切让我震惊。妈妈早已面带笑容的向我走来,不知为何,我竟有些恐慌,掩饰的侧过头往你看,说:爸爸不在家吗?”“哦!他今天有事,没有回家吃饭。来,饿了吧,我留了饭菜,你赶快去吃吧!刚刚热了。”

在妈妈殷切的注视下,我捧起饭碗慢慢地咽着。妈妈一直笑着望着我,而我却望向窗外,只为逃避妈妈的笑容,猛然发现,窗外的一切已被乌云笼罩,树木在摇曳,是风在生气,唯一保持白色的,是妈妈那泛白的发丝。表面上是风平浪静,其实我的内心早已波涛汹涌:这整个晚上,妈妈就是这样寂寞的熬过来的?就这样一直织着毛衣,等我回家?是不是时不时放下手中的毛衣,走到窗边向外看,期望我的身影在那刹那间出现在她的眼中?是不是不停地看着钟,倾听钟的每一次敲响,计算着我还有多久回家?而这十二年以来,妈妈又这样等了我多少次?

妈妈见我发愣,忙问我为什么,我的心忽然间发起一丝苦涩,说话?说什么?挣扎中,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:“今天菜怎么这么多啊?“妈妈今天生日啊?”我心头一震,怎么都不敢相信这是我妈妈说出的话,想在心底安慰自己,但又不得不相信,慌忙中,把那个精美的小礼物送给了妈妈。

妈妈格外惊喜,眼里闪着光芒,可我心里却难受多了,妈妈拿着这个本不属于她的礼物左看右看,像对待我一样对待它,可妈妈的喜悦却像匕首一样深深的插进了我的心底,但又不想拆开这个谎言。

躺在床上,想了许久,才知道这是亲情,妈妈从未想过有什么贵重的礼物可以送给她,她只希望我们不要忘记她的生日,即使是个平时的日常品,而并不是精心在外面制作或购买的礼物,她都心满意足。刚才的波涛汹涌似乎平静了许多,月光投射过窗子,照在床上,一切又是那么的美,树依旧在摇曳,那是在为我迟来的理解而喝彩。

时光飞逝,青春也会随着节奏稍纵即逝,长大的不止是我们,父母也在变老。慢慢地,你会发现,父母的头发正在泛白,而他们依旧会陪伴着我们。

 

评论  1
赞  0
收藏   1
分享  0
谢维 岳麓一小
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!随着年岁的增长无聊,我们渐渐在人情世故中长大,父母却驼了背、弯了腰,白色的发丝也悄悄攀上双鬓! 叙述上起承转合,三处环境描写,有侧重,有变化,有照应,十分恰当的体现了“一切景语皆情语”!
Sep 22, 2017 2:56:15 PM 1楼

邓弈嫱的作文

MEMBER'S WRI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