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详情
王彤 湖南师大附中高新实验中学
白色的芬芳
Oct 6, 2018 10:08:59 PM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王彤

      小时候,常和乡间伙伴穿竹林,踏石桥,去村外那条小溪玩耍。这条小溪,其原本应是大河,河床里俱是累累磐石,便可想见当年它水势汹涌的情景。听说上游修了水库,现在水流刚过足踝,故只能称之为小溪了。当时,我们最常玩的便是放船。用白纸折成的小船,顺流而下,童趣盎然。我们趴伏在水边,眼瞅着那小小的白纸船随波上下,俨然一艘艘威风凛凛的蒙冲斗舰,披波斩浪而去。那时最恼人的,是一些女孩也来放船。船里盛些花瓣、彩纸之类。她们来挑衅,我们自然是不会手软的。

       一日,我们鬼鬼祟祟地躲在灌木浓密处,闭目迸息。几个女孩下到溪中,她们环顾左右,叽叽喳喳了好一会儿。我们中间有耳尖的,听到女孩们是在问:“有没有看到那些猴子?”自然,我们已知她们口中的猴子是指谁。我们暗笑,又有些愤然,但都按捺住,没有暴露自己。

       女孩们开始放船了。她们小心翼翼地将船放入溪水中,船中盛满了白色的花瓣。女孩们静默着,目光中像装着某种重物,足以让那平日里吵杂的小嘴,此刻紧闭着。小船便载着女孩们关切的目光悠悠地飘去。

      “咚!”一片飞溅的水花。紧接着又是几声。我们的恶作剧上演了。在女孩的尖叫声和咒骂声中,我抛起一块大石头,任它狂肆地冲击水面,击起暴虐的水花,立马掀翻了一艘白纸船,花瓣散浮在水面上。

       一个女孩哭了,哭得泪水糊面。其他女孩安慰着她,扶着她离开了。女孩哀伤凄怨的眼神让我心中一震。

       可怜的白纸船打得七零八落,大多沉到水底。有一只勉强地飘到了岸边,依着石头边“残喘”。我把它捡了起来。细看时,发现船内侧尚干的地方依稀可辨几行字。好奇心驱使我把它展开。字迹大都模糊了,但仍可辨认得出:“爸,妈,祝你们在外地平安。思念你们的女儿……”

        这只白纸船,通体几近浸湿,在我眼中却愈发显得晶莹。船体上依稀可闻到花的芳香,在幽暗的沟涧中格外沁人心脾。

        我们这些山里的孩子,父母年年出外打工,在家的日子很少。曾听说地,哪个家里的爸爸从高楼上摔下,跌断了腿。每一家的孩子的心,都是揪得紧紧的。还记得有一漆黑的夏夜,我一个人躺在草垛里,凉凉的风抚面而过时,我不竟然泪流满面。河边,草丛间那一群群闪亮的萤火虫飘逸在我的目光中,待我走上前时,它们便烟消般飞散而去,如破碎的心。孩子都是在对父母的思念中尝到了孤独的苦味。

      山林渐渐冷寂了,清清的溪边孩子们的喧闹声不再。谁也不曾留意,一个孩子痴痴地远望着,似乎看到那纸船拥着一脉白色的芬芳,顺着水波,向着远方平平安安地流去……


评论  0
赞  2
收藏   2
分享 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