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详情
王彤 湖南师大附中高新实验中学
挂在枝头的春筝
Oct 7, 2018 11:12:08 PM

题记:岁月那条春意盎然的小路上,可曾有一枝树梢系挂着青竹篾白宣纸的风筝?摇晃着,缠绕着,那是儿时编织的梦,抒写着早已忘却的故事。

 

听着春雨弹拨着窗外的桃枝,便可知那粉红色的旋律便会在第一颗芽苞绽开之后,浓情上演了。果然,不出几日,小区里几树桃花满枝灿然。风还有些冷峭,但春意已暖入人心。

早就按捺不住童心,把墙角的三角风筝收拾了出来。盼着天晴,便会提线掌把放风筝去。可眼瞅着淅淅沥沥的雨点从春分到清明歇不住,便有些心浮气躁。没想,比我更心焦的大有人在。趁着雨止的间歇,便有一个年青妈妈伴着小孩放起了风筝。我在一旁暗笑着。这风筝最忌风乱,此时正春雨乱洒的时候,风怎么会顺呢?果不其然,那飘飘的风筝,时而东撞撞,时而西窜窜。小孩又兴奋又焦急,抢着妈妈的线把,便向远处跑去。风筝腾得一下升空,又猛地向一边直坠。不巧,挂上了一棵大树的枝头。

几乎可以断定,今年一个春天,这只风筝会一直在这枝头迎风招展了。

这本有趣的游戏,却成了一个小小的悲剧。孩子无助的目光黯然在这春色里。我的心一紧,仿若在心池悄落一枚花瓣,那花瓣沾着回忆的余香。我本想拾起,心池却一阵波荡,又悄然远去了。

这小小的风筝,似乎在我记忆的某个枝头轻轻地挂着,摇晃着,缠绕着,一直未曾落下。

小时的风筝,大都是父亲帮我做的。他有一把自制的劈刀,很小轻,却极锋利。邻居小孩制的筝骨都是取自旧竹帘。已经老化了,且没有竹皮,虽轻,但极易折断。而父亲是从青竹上削制出来的,柔韧性要好得多。待我把筝骨捆扎好,提着绿漾漾的风筝架子给邻居孩子看时,他们嘴闭得紧紧的,但眼睛里都冒着嫉妒之火。

筝面要用宣纸,这是父亲特地交待的。薄薄的,融融的宣纸铺粘在筝架上,虽比不上白光纸好看,也不能画上图案,但极轻巧。这样的风筝飞得高而稳。

好风筝是有灵气的,捧在手中,我似乎都可听到轻微的风声在鼓动。就好像有一双无形的翅膀在扇动着。这小小风中的精灵已然在我的手中,和我一样,正期待着劲爽的春风。

久未晤面的暖阳一现身,大大小小的风筝就从各自的“窝”里飞了出来。总记得那时的天空是蓝汪汪的,比得上孩子们水灵灵的瞳仁。那风筝便直往那蓝汪汪的“眼窝”里钻,恨不得夺走天空最美的目光。

是的,那云是揉得最滑嫩的面团,那风熏着醉人的花香。与这美丽的天光争色的是那青山和绿水。我想如果天空是亮莹莹的镜面,那么远处连绵的山丘就是它精致动人的镜框。无一处不费巨匠的心思,这一笔,那一画,绝不雷同,却又自然融合。任一处水洼全映着天光云影,碧绿透亮的水草增添着水色的妩媚。

这其间最能点染孩子闪亮目光的,便是那翩飞的风筝了。一线牵引,欢声追随,这分明是伴着孩子飞翔的精灵,通过那细细的线绳,传声述说那高远天空最美丽的故事。

我曾经笃信,有一极善扎风稳的老头,扎了一只龙头百身的巨龙风筝。那老头坐在风筝上,一起放飞到了天空,畅游了一番。传说这个故事的孩子,信誓旦旦,说那龙头极大,就放在老头家的阁楼上。

往往快乐总是转瞬即逝,那调皮地在空翻飞的精灵总会在我不经意间陡然飞逝。筝线完全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绷断的。不知是它有意为之,还是天妒芳华。它飘飘悠悠地飞远了,消失在我的泪眼中。

这青竹篾白宣纸的风筝此时不知挂在何处的枝头,总在晃漾着,悄声地述说着那些往事。此时我想侧耳细听,却不再听得分明。只不过在心池的一处,倒映着它翩飞的影子。

那遗失了风筝的孩子终会忘却这段心伤,而那枝头的风筝或消残,或陨落,或久久地系挂着……


评论  0
赞  1
收藏   1
分享 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