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详情
叙事
刘祺 长郡梅溪湖中学 初二 12班
2017-10-29 22:57:15

   这世界上有千万种等待,而最好的一种等待叫作来日可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题记

    她头轻轻倚在那块已有些掉漆的红色木门上,手中紧握着那根磨得几近看不出颜色纹饰的拐杖,眼神空洞洞的注视着小路的尽头,嘴里哼着一首不知名的小调,夕日的余辉斜斜的撒在她的身上。

    突然瞧见她那满脸的皱纹,用头巾都无法遮住的白丝和那早已落光的牙齿。她真的老了。

    姥爷刚走的那段时间,姥姥的情绪特别激动,激动到大家得一天二十四小时守在跟前,生怕姥姥就此想不开,也随之去了。姥爷和姥姥一起近70载,经历了数不尽的风风雨雨。或许他们也未曾想过谁会抛下谁先离开,只是这离开来的似乎不是时候,它太早太早了,早到令人质疑。

   过了那段时间,姥姥变得冷静下来,她不在冲动的冲出门外,不再激动的大哭大闹。只是,现在的她变得太安静了,她不再挂出笑容,做事也不如以前那般敏捷,只是常常一个人安静的坐在木椅上微微晃动,嘴里断断续续的哼着那首不知名的小调,目光凝视着小路尽头,似乎在等什么,又在期盼些什么。或许是姥姥一直相信着,这首小调,一定会随着那条小路飘呀飘,一直飘到姥爷的耳中……

    那天早晨,她坐在木椅上,脸上挂着久违的微笑,不同于往时的是,她似乎累了,合上了双眼。晨曦轻轻地落在她的身上,柔柔的光线似乎是害怕惊醒了她,平日里欢快的鸟儿这会儿也不唱了,蛙蝉们不知为何也住了嘴……过了许久,公鸡的一声鸣叫划破了这美好的寂静。猫儿爬上她的膝盖,轻轻晃动她的双手;奶狗伏在她的脚边,微微拉扯着她的裤脚,可是她还是没有睁开眼。像往常,只要听见鸡鸣,她就会立刻起身——可为什么她现在不起来了?一定是姥爷怕她一个人太孤独,特意来接她走了。

    红木门依旧晃晃的在那儿杵着,拐杖照样歪歪的靠在门边,余辉暖暖的洒在地上,那首小调悠悠的飘向小路尽头……

    她终于不用再等了。


评论  1
赞  0
收藏   0
分享  0
刘兵 专家点评团
以清新的语言诉说沉重的死亡,借姥姥的离世抒发了生命的结局在于淡然与回归,娓娓道来,令人感慨。
2017-10-31 15:18:28 1楼

刘祺的作文

MEMBER'S WRITING